往事记忆 当前位置:主页 -> 往事记忆

聂小霸王传
http://www.nszp.cc   2023年5月16日

 

  聂小霸王传

十七世孙 聂永/撰

 

   聂小霸王,字开炳,号小霸王,生于1842年,逝于1900年。绥阳县赵里五甲木告窝人,逝后葬于院子楠木树应朝祖石生基旁,俊祖十二世,宗魁公四子。聂小霸王小时就表现出习武天赋,九岁入川拜师习武,十余年学成归来,武功高强,身怀绝技。一身正气,好打抱不平,除暴安良。据《杨秀江传》记载,清咸丰十一年即1861年,聂小霸王加入桐梓原县令杨秀江退休后创办的“千人民团剿匪组织”,聂小霸王为杨秀江手下八大武士之一,民团营地及练兵场位于桐梓县尧龙山镇刘家山村一个叫天神坪的地方。聂小霸王主要功绩有诛杀匪首夏王、马王,攻打螺蟹匪洞石笋,打击家乡周边盗匪。因剿匪有功,被桐梓县衙赐号“小霸王”,被遵义府台授武举红顶子,赏银还乡。

绥阳县赵里五甲木告窝

 

童年开炳,喜爱武术。

  聂开炳出生于清道光年间,此时社会混乱,土匪猖獗,人人自危,在此大背景下,习武保家便是男儿本色。童年开炳更是异常偏爱武术,勇于格斗,善于打斗,且异于同龄人,手足宽大,骨骼粗长,只是不善言辞,口齿欠伶俐,甚至结巴。

少年开炳,入川习武。

  宗魁公见四子开炳有习武之身板儿,练武之天赋,时有四川贩卖私盐之商人活动于木告窝,咸丰元年即1851年,宗魁公将九岁的开炳托负于他带往四川寻师习武。盐商人四处寻访,终寻得綦江“彭氏武术馆”,馆长彭大光大师系四川成都青城山青城派弟子,彭大师系綦江人氏,出师后回綦江创办了“彭氏武术馆”。聂开炳初入师门师傅便对他进行“仁、义、礼、信、勇、孝、节”的武德教育,使他懂得习武的主要宗旨是保身,强身健体,惩恶扬善,除暴安良。

  聂开炳在师傅的严厉管教和精心指导下,闻鸡起舞,勤学苦练,对于师傅所教,一样不落下。所学技艺主要有常用的散打,刀法,枪棒。随着聂开炳逐渐长大,他对于师傅所教的武功也有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散打,刀法,枪棒,基本上都属于近身格斗,制敌时需靠近对手,近距离格斗,增加了自身风险。于是,他在经过一番论证后,决定独创一门非弓箭的远距离制敌武术技艺,俗名“长把锤”,即以石远距离击打对手。这项武术技艺并非我们平常理解的用石头砸人,莫说百发百中,练到十发九中的难度也不亚于快如闪电的刀法之难度。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十余年过去,聂开炳已近二十岁,不再是当初只会比划的玩童,而是已成武功高强、身怀绝技,身材魁梧的侠士。经过十余年的苦练,他将师傅毕生功夫尽数学到家,宝刀在手,刀法娴熟,快如闪电;枪棍在手,枪扎一条线,棍打一大片;“长把锤”一出手,对手没得走。在他的武术技艺中,尤其擅长“把锤”,这便是让对手闻之丧胆的小霸王绝技,被击中者,非死即重伤。

学成归乡,两遇劫匪。

  咸丰十一年即1861年,聂开炳跪别师傅,告别师兄弟,踏上归乡之路。时值清朝末年,社会混乱,土匪猖獗,当他行至川黔交界处,一帮路匪横刀立马,拦住去路。只见匪徒们个个手持大刀,凶神恶煞,匪头大声吆喝道:“来者何人,留下买路钱,放你一条生路”。匪头吆喝之际,聂开炳宝刀已上手,匪徒们见遇上了硬茬儿,便一拥而上。他深知格斗中的战机稍纵即逝,于是率先出击,闪电般的刀法让匪徒们看得眼花缭乱,拳脚并用,不下几个回合,匪徒们纷纷被制服在地。其中一人头发沿头皮处削平,散落一地,吓得满头大汗。因开炳心向善,素心格斗,无意取其性命,希望匪徒们改过自新。匪徒们纷纷磕头求饶,聂开炳结巴说道:“还,还敢,敢抢人不”?匪徒们表示从此金盆洗手,重新做人,为首的匪头为了表诚心,自断一指。

聂氏老屋

  聂开炳以高尚的武德感化了为非作歹之人,弘扬了中华武术的核心价值观。在处理了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后,背起行囊,继续赶路。在途经桐梓某山涧时,突然传来一声救命的喊声,他闻声望去,只见三大汉,一人正用口袋封装一放牛娃,两人正追赶牛群。不用猜,山上正在发生抢劫牛娃之事。于是,一“长把锤”飞出,将劫持牛娃之人击中,并箭步如飞般到了三人跟前,三拳两脚便将三人打倒在地,三人拔腿就跑。而放牛娃还惊魂未定,加之天色已晚,不敢独行回家。聂开炳便护送放牛娃回家,其家人在得知事情原委后,一家人对他感恩戴德,其族人闻讯纷纷前来致谢,交谈后得知该家姓系蒙氏家族。

诛杀夏王,一战成名。

  聂开炳回到家乡木告窝,拜见了久别的父老乡亲,并向父老乡亲展示了所学武艺。眼见他单手一掌击穿大方桌,一脚踢破石水缸,一“长把锤”击中百米外乌鸦窝。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跪别父母,返回桐梓,他要会会夏王。当他到达桐梓一集市时,只见一大群人站在一房前围观县衙布告,重金悬赏能人取游螺口山寨王夏王首级。正当其时,聂开炳上前揭下布告,表示愿意取夏王首级。

  官差将他带到县衙,江大老爷问他有什么了得的功夫,聂开炳向江大老爷展示了平生所学功夫。江大老爷虽对他武功满意,但却也犯了愁,愁在如何靠近夏王。经过多日思索,计定“和谈”,让聂开炳孤身一人代表县衙前往匪穴与夏王和谈,并伺机诛杀夏王。于是休书一封交与官差送至匪穴山门前。夏王看后得知桐梓县衙愿每年向自己交纳银两若干,条件是不再干违法犯罪之事。夏王看后大喜,当即派手下前往县衙商议,双方商定县衙派一人某日某时前往山寨签订“和谈文书”。

  江大老爷深知聂开炳此行凶多吉少便与他签订了“生死状”,并亲自为他设宴送行。聂开炳酒足饭饱后行至半途,草丛中突然窜出一蒙面大汉,劈头盖脸挥刀砍向他,聂开炳几个躲闪后飞身一脚踢向对方,那蒙面大汉拔腿就往山上跑去。原来那夏王也并非只有武功高强,还颇具谋略,那蒙面大汉便是他派来的刺探。蒙面大汉跑回山寨告知夏王道:“县衙使者武功了得,恐来者不善,请大王多加小心“。夏王顿时明白,告诉手下:“来人和谈是假,取本王项上人头是真”,便分咐道:“在大堂为使者摆上断头宴,为使者送行”。

  聂开炳在喽啰几番通报后,进入了山寨大门,只见两侧喽啰整齐排列,刀枪林立,杀气腾腾。此时,他已明白,那蒙面大汉多半是夏王刺探,双方也心照不宣。聂开炳被要求缷下大刀,喽啰将他带至大堂,只见香火下方一张大方桌,桌上摆满猪鸭鹅。大门口内,夏王两副将手持大刀站两侧,夏王身穿铠甲站桌旁,两人四目相对,眼中充满杀气。夏王挥手示意聂开炳坐上席,聂开炳回敬夏王坐上席,相互礼让后,夏王上席就座。夏王刚坐下,聂开炳结巴道:“吃,吃了杀,杀,杀了吃”,夏王刚要起身,还未坐下的聂开炳猛推大方桌,连人带桌撞向香火下方的墙壁,只听一声惨叫和木板断裂的咔嚓声,夏王已被卡在断裂的木板中动弹不得。与此同时,门口几个喽啰上前挥刀砍向聂开炳,喽啰手中大刀被他一脚踢飞至空中,聂开炳腾空飞起夺刀,落地之时横刀一扫数人倒地。一番打斗后,夏王父子及其手下亲信纷纷倒在血泊中,其余喽啰纷纷四处逃窜。一时间,哭声,喊杀声,响彻山谷,正在山脚下接应的官兵听到喊杀声便冲上山,将匪窝一锅端。

  江大老爷亲自到城外迎接,为聂开炳披红挂彩,跨马游街,摆宴庆祝,并赐号“小霸王”,赠银两若干此时聂小霸王年仅18岁,从此,“聂小霸王”名号闪亮登场。蒙家人听说诛杀夏王者正是聂开炳,蒙家父母将聂开炳迎至家中做客。此后,他便成了蒙家常客,而后还结下姻缘。

攻打石笋,剿灭匪洞。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但乱世也出恶人。聂开炳诛杀夏王被赐号“小霸王”后,“聂小霸王”名号威震四方。桐梓“民团剿匪组织”首领杨秀江闻讯后,便将聂小霸王招入麾下,而后成了杨秀江手下八大武士之一。时值绥正桐三县交界处螺蟹芭蕉溪石笋山土匪猖獗之际,土匪占据石笋山,住石笋山一洞中。官府多次前去围剿,因地势险要,四处悬崖绝壁,仅有的通道也被土匪把守,都无功而返。

  据螺蟹余氏家谱记载,咸丰十一年即1861年,官府(杨秀江民团)前往石笋山与当地余氏家族联合剿匪,杨秀江指派聂小霸王为先锋,余族首领余麻乡约指派手下与聂小霸王等人一起破寨除障。他们到达石笋山脚下观察地形三天,也无可奈何。第四天侦察时,见一野山羊从山脚沿悬崖跳跃而上,聂小霸王想,既然山羊能上去,自己也能上去。于是在仔细观察山羊的行走路径后,商定以铁爪子系绳抓岩攀爬而上。一切准备就绪,聂小霸王数人沿该路径爬上石笋山,远远望见哨所里喽啰正洗脸,小霸王拿出绝技,接连飞出“长把锤”,喽啰应声倒地。聂小霸王接连端掉几处岗哨,便向山下滚石,以事先约定的成功便以滚石为信号。官兵见石滚下,便从几个路口杀上山,成功剿灭盘踞在石笋山多年的土匪。

再获殊荣,载誉归乡。

  聂小霸王在剿灭石笋山土匪后,再次受聘多地剿匪,其中,剿灭正安喇叭阡马王,又一次立功。因剿匪功勋卓著,桐梓县衙上书遵义府台,府台大人亲自接见聂小霸王,授予武举红顶子,赏银还乡。聂小霸王载誉回乡,弟兄四人重相聚,此时习武保家依然是首要任务。弟兄、叔侄一家人在小霸王的带领下,崇尚武功,习武保家,安全度过解放前混乱八十年。

 


(阅览次数:731次)  【  】 【告诉好友】 【关闭】   

你是第 位访客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松鹤路108号2-16  邮编:401120 电话:023-67527534  

 邮箱:yeguang315@163.com QQ群:196426576   后台管理 

本网站由 重庆立春文化艺术传播中心技术支持与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ICP备11007614号-1